K图 nim_0

K图 LNKS_0

  8月8日消息,沪镍期货主力合约涨停,涨幅达5.99%,现报124890元/吨。另外,伦镍期货亦是大涨,上破16000美元关口。分析师称,镍价短期走势可能以偏强为主。

  国信期货指出,据SMM消息,Panoramic Resources表示旗下位于西澳大利亚的Savannah North铜镍钴项目将在2020年第一季度末实现全面生产,预计镍年产量为10800吨。近期市场传闻印尼将提前禁矿引发资金炒作热情,但是禁矿传闻迄今并未证实,而且印尼禁矿一直在市场的预期之中,近年全球各大企业在印尼投资的NPI、HPAL新增产线完全可以弥补未来镍矿出口资源的收缩,建议等待资金面热情退却后的做空机会。

  华泰期货指出,七月镍供需重回小幅缺口状态,八月份缺口可能扩大(中国与印尼300系不锈钢产量持续回升),供应过剩迟迟未能兑现,全球精炼镍库存持续下滑为镍价带来较强的上涨弹性,LME镍板库存基本见底,在全球精炼镍库存拐点出现之前(供应真正开始过剩),镍价走势可能偏强为主。近期印尼提前禁矿传闻引发供应担忧,但在印尼政府官方消息证实之前,需要谨慎看待,我们认为今年提前禁矿的可能性不会太大。沪镍镍豆交割问题再次引发市场关注,需关注后期上期所具体措施。镍中线的供应压力依然巨大(NPI与湿法新增产能,停产产能复产),虽然供应压力兑现的过程缓慢,但暂无任何迹象表明预期供应压力将会消失,中线仍不太乐观,不过兑现时间可能在四季度甚至2020年后,三季度镍可能维持缺口状态。

  策略方面,华泰期货分析称,镍价短期走势可能以偏强为主,关注近期印尼政府是否证实提前禁矿传闻、沪镍镍豆交割问题,暂持中性策略。


  瑞达期货称,市场对经济形势担忧加剧,叠加中游电解镍的库存趋增,下游需求疲弱未改,以及铁矿石大幅下跌,对镍价形成压力,不过上游镍矿供应忧虑仍存,对镍价形成支撑。

  后市操作上,瑞达期货建议沪镍1910合约在118000元/吨附近轻仓做空,止损位119500元/吨。

  【推荐阅读】

  储能材料镍金属或在五年内供不应求

  镍是储能供应链中的一种关键材料,包括镍在内的新矿缺乏足够的投资,随着电池行业需求增加,镍等新矿的投资可能会提振价格。预计到2030年,锂电池对镍的需求将增长16倍,每个人都会问的一个大问题就是镍将从何而来。

  电池生产商和包括特斯拉(Tesla Inc。)在内的电动汽车制造商对镍的长期供应感到担忧。镍是三元材料中很重要的金属材料。据最近与该行业举行谈判的一家澳大利亚矿商说,镍是他们供应链中的一种关键材料,预计将出现赤字。

  彭博社(BloombergNEF)表示,电池中使用的高纯度材料镍,即一级镍,可能在五年内供不应求,主要原因是电动汽车行业消费的增长。

  镍生产商Independent Group NL首席执行长彼得布拉德福德(Peter Bradford)上周会见了该公司电池金属供应链团队的一名成员。他说,特斯拉也有同样的担忧。

  Bradford表示:“他们正准备在中国建新工厂,北美的产能也已满负荷运转。”“他们认识到,从战略供应的角度来看,最大的风险是镍。”

  特斯拉全球电池金属供应经理Sarah Maryssael 5月在华盛顿的一次会议上表示,包括镍在内的新矿缺乏足够的投资,随着电池行业需求增加,镍等新矿的投资可能会提振价格。特斯拉没有立即回应就镍和其他金属前景置评的请求。

  BNEF在7月的一份报告中称,预计到2030年,锂电池对镍的需求将增长16倍,达到180万吨。到那时,电池将占到一级镍需求的一半以上,这将改变目前专注于不锈钢的市场。

  总部位于珀斯的Independence去年将其位于西澳大利亚州Nova矿的镍产量提高了约四分之一,并在勘探上投入了高达7500万澳元(合5100万美元)的资金,以延长该资产的使用寿命,并寻找新的矿藏。

  伦敦镍价在2019年上涨逾三分之一,上月触及一年多来的最高水平。Bradford表示,未来的电池需求将进一步对价格构成压力。他正在等待自己的特斯拉Model S本月交付。

  Bradford在周五的电话采访中表示:“与未来相比,我们所看到的价格大幅上涨将变得微不足道。”

  日本住友金属矿业公司(Sumitomo metal Mining Co。)今年6月曾表示,2019年镍市场将面临5.1万吨的缺口,这提高了此前的预测。上个月,First Quantum Minerals Ltd。证实,由于潜在镍和钴客户的兴趣浓厚,该公司将于2020年第一季度重启西澳大利亚Ravensthorpe矿。Ravensthorpe矿自2017年以来一直关闭。

  总部位于珀斯的西部地区有限公司(Western Areas Ltd。,简称:西部地区)周一在一份报告中说,该公司最近访问了中国领先的电池制造商现代安派瑞科技有限公司(Amperex Technology Co。 Ltd。),正在赢得电动汽车行业对镍供应合同的兴趣。与必和必拓集团(BHP Group)和青山控股集团(Tsingshan Holding Group Co。)的合同定于明年1月到期。

  Bradford表示,过去一个月与中国和韩国电动汽车供应链企业举行的会议,包括电池供应商和关键原材料和化学品生产商的会议,也突显了该行业对供应的担忧。

  “一年后,每个人都会问的一个大问题是,镍从何而来,以满足不锈钢对镍的需求,以及电动汽车电池对镍日益增长的需求?”他说。(来源:长江有色金属网)